梨佩斯

桃包盾冬瑟莱佩花维勇忘羡

知我不会为任何人停留

Lee Pace ❤

巴克樱桃 ❤

【维勇】他的梦(一发完)

 重新转一次 爱你 ❤ 清醒状态看一遍以后真的觉得这篇生贺太棒啦 比心

kitabinn:

**my梨@梨佩斯 的贺文,虽然迟到了但是我真的爱你【🎵】
*原著向,19岁长发维克托X23岁勇利,有平行世界元素,具体说不清楚看文吧w

总感觉我可能还是该预警一下,吃饭或者在外面的时候别看…

这你都有敏感词我服气了,点我点我 

最后的话在图的最后了,晚点再换成图的链接。

没有质量的长评 to Kita

      不知道要怎么开头,突然来感觉了就写了,是长评但是基本上都是自己的感受,而且是一整篇顺着写下来的感受【我知道鸡塌不会打我的。】

      勇利的梦里出现的所有都是他毕生最珍视的。去了俄罗斯以后很少再回去的长谷津,很少再见面的父母、姐姐,还有西郡一家,老早就离开了自己的小维,马卡钦,还有他这一生最崇拜的、连陪伴了他大半生的爱人都无法代替的少年时期的神明,他们在勇利的梦里,都还是勇利最辉煌时候的模样,还都是那样年轻,笑意盈盈的,那么真实。...


@kitabinn 这只kita我拐走了 【返图】【隔着屏幕你们打不到我】∠( ᐛ 」∠)_ 

【质量没保证的长评s】to 樱桃

      首先开头先日常给樱桃表个白(就不能换一句嘛

      入瑟莱坑也不是很久,最近也到处跳坑爬坑地,虽然这么说会很阿谀奉承,但是很少有几篇文能在我重复很多次看以后,还会觉得很温馨很感人的。文字谁都会写,但是能把一篇文章一对佳人写得让人觉得舒服,并且重复看了多少遍都不腻的,对我来说至今也就只有樱桃一个。(...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不管我要吹一波樱桃!!樱桃有这——————————————————————————么棒!!!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每一次看着叶子长大瑟兰都会以各种方式陪在身边就感觉特别温馨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最平凡的文字往往特别容易打动人心 樱桃我爱你也爱你的文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好的吹太长了被打死

各学科领域入门书籍推荐

多读书多读书(严肃脸

咸鱼秋南_Nayoki:


多读书 多看报
美术生也要好好学习


沈家十三:



我也码一个,多读书多读书



浅白-History Maker on Ice:





感觉很有用,码着先



所有BE文都能HE:





好气哦又是十三的沙发(kita棒棒哒祝大麦!!!!!

kitabinn:

【本宣】冰上的尤里-维勇《星辰之际》(原名:《如何成为合格的将军夫人》) 预售信息

我来啦我来啦!!!

图1P为刊物信息,2P为Staff信息,3P试阅

=====刊物信息=====

刊名:《星辰之际》

原作:冰上的尤里   

CP:Victor Nikiforov X 胜生勇利

分级:R18

字数:12w↑    

页数:200P↑ 

规格:A5胶装

赠...

【维勇】 One life one lover

注:

1.维拉是维克托母亲

2.瓦西里是那个抓走维克托的官兵

(嗨呀大家都懂我就不解释了 让披集大佬领便当了 向披集大佬低头 )


好吧我最近看到的抄梗抄剧情挺多的有点怕怕的 先下面说一下我剧情发展的启发来源

1.勇利的童年是自己想的,顺着就这么写下来了,没什么可说的。


2.里面的枪都是是我百度回来了,另外,勇利的枪有三把,而其中两把是美队2里面冬兵用的      (这不算抄袭吧 私心想让男神拿一下另一个男神的枪帅一帅阿 

其他老维的枪和勇利的枪还有那...

【瑟莱】文章整理【截止2017.1】

我樱桃的瑟莱世界第一甜!!!!(BGM:黄河大合唱

巴克樱桃:

短篇多的苦恼就是太乱!有姑娘说想让我再整理下最新的文,那就再列一下,以下是截止到2017年1月所有的瑟莱文。lof为什么没有置顶功能!



【短篇 完结】


【瑟莱】无人接听  


【瑟莱】一个小故事


【瑟莱】湖心教堂


【瑟莱】Paradise Island


【瑟莱】RUSH


【瑟莱】一袋小甜饼


【瑟莱】小孩子


【瑟莱】成为瑟兰迪尔


【瑟莱】让我爱上吸血鬼


【瑟莱】生病而已...

劝醉[凛遥]

※ 松冈凛0202生日快乐

※ 古风

※ 上篇走 http://rinharukachan.lofter.com/post/40b70f_abb2783


寒气未减,竟越发肆意地降温。屋内虽有炉火的温热,但仍抵不住寒气钻入带来的刺骨。炉底的火光逐渐微弱,注碗里的水的余温蒸腾而上的热气和寒气化为烟雾散去,桌面杯盘狼藉,纸笔随意堆放着,冽酒的香气和墨水的味道交织仍萦绕其间,一人昏昏欲睡,啄米似地没有规律地点头;一人则是单手撑着脑袋,嘴边扬起的笑意颇为宠溺,望着眼前人的眼中爱意也更是浓郁,酒香让他有点迷醉,分不清是真亦是梦。...

© 梨佩斯 | Powered by LOFTER